程庆 03年站长一路走来经验之谈

万古神帝免费阅读

第一章 丁烈

“江寻月,我喜欢你!”

天剑宗,龙门山广场,人山人海,连天空之上,都停留了不少的弟子。他们都是看着望月石旁的两道人影。

一男一女。

那女子一袭青衣,身段婀娜,素手提着一柄三尺青峰。柳叶弯眉之下,美眸神采奕奕,如有神光迸发而出,带着一股犀利的剑意,让人不敢直视。

绝美的容颜下,有着一种超脱于世间的朦胧感。此人便是天剑宗外门第一人——江寻月。

一位来自于一座青山小镇的年轻女子,有着一身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,和绝顶天资!而此时此刻,在她身前,跪着一位身着白袍小生。

略显稚嫩的面孔下,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,显得有些潮红。刚刚那句表白,便是从他口中说出。

少年名叫丁烈,同样也是天剑宗弟子。三年前,他与江寻月许下诺言,今天便是履行诺言的时候!

在龙门山广场上,汇聚上万的弟子。他们都是闻讯而来,来看这一出好戏。

“江师姐和丁师弟从小青梅竹马,如今也算是天作之合了。”

“是吗?狗屁个天作之合!我可是听说这丁烈,入宗三年,方才突破后天三重之境。相反之下,江师姐早早便已先天。两人之间,简直就是云泥之别!”

“你们叫个屁啊,人家江师姐都还没有答应了。如果是两年前的丁烈,或许江师姐还会答应,但是现在嘛……”

“就是,江师姐这种天纵之才,必然会进入内宗,一飞冲天!她肯定不会答应丁烈的!”

当丁烈那句话喊出的时候,人群中爆发出高声谈论,吵闹无比。

听到下方的议论,丁烈的略显稚嫩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,反而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期待的望着眼前那位青梅竹马的绝美女子。

一袭青衣的江寻月轻抿嘴唇,眼神平静,看不出丝毫波澜。她静静的望着单膝跪地的丁烈,缓缓伸出玉手,将那丁烈手中的玉镯拿了过来。

人群中顿时一片哗然。

“怎么可能,江师姐接受丁烈的追求了?”

“我不信,我肯定眼花了,江师姐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废物的追求?”

“这丁烈五条灵脉蛰伏,仅剩半条,江师姐可是七条灵脉的天才,怎么可能会答应?”

这下子,比起刚刚的谈论来,更加躁动。

然而望月石旁的丁烈与江寻月,却没有被喧嚣给掩埋。

江寻月将玉镯带好之后,没有再看丁烈,反而是转头望向吵闹的人群。

“你看。”江寻月素手轻抬,指着喧闹的人群。

丁烈顺着她所指看了过去,那里响起一片嘘声。

“他们,还有他们,都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呢。”

江寻月嫣然一笑,笑的有些冷酷。随后脸庞的笑容逐渐敛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。

丁烈沉默不言。

他在天剑宗的地位的确显得太过尴尬,经常被人叫做废物。但江寻月却不一样,她是天剑宗的天之骄女,如日中天,就在前不久已经进入内宗。

两人的身份,已是一个天一个地。天剑宗的弟子自然不看好他们。甚至连天剑宗的高层长老,都是极力反对两人的事。

之前,丁烈可没少被针对。

“你觉得我们在一起合适吗?”

这时,江寻月突然转头望着他,似笑非笑道。

丁烈顿时脸色煞白,身躯不可察觉的摇晃了一下,眼神充满了不敢置信。

看到丁烈的样子,江寻月摇了摇头,没由来觉得有些可怜,淡淡的道:“在三年前,你本是五条灵脉、先天之体的天才,却在帮我驱除寒毒的时候,受到影响,导致灵脉蛰伏,先天之体不显,形同废人。”

“我也给过你机会,但是这两年来,你除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以外,还证明了什么?”

江寻月动作轻缓,拿出一个洁白玉瓶,放置在丁烈的身前。

“这是三枚凝气丹。”

“你我无缘,就此别过吧。”

江寻月并未压低声音,在场之人,都能听到。

这番话,她不像是对丁烈说,倒像是在给这些天剑宗弟子说。

“我就说嘛,江师姐怎么可能答应这个废物的表白,像江师姐这样的天才,也唯有柳师兄才能配的上!”

“柳师兄乃是这一代执剑之人,与江师姐那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。”

“丁烈这种废物,哪能与柳师兄这种绝世天才相比,简直是侮辱柳师兄!”

人群中,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。在他们看来,江寻月乃是一轮高高在上的明珠,岂能被丁烈这堆牛粪沾染!也唯有天剑宗这一代的执剑之人,才能配的上她!

丁烈脸色苍白,他没有去望江寻月,而是将地上的玉瓶收起。

这个动作,落在众人的眼中,格外的可怜,就好似一头受伤的老狗在啃食着别人扔下的吃食。

江寻月神情平静,看到丁烈将那一瓶凝气丹收下后,眼底深处,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鄙夷。

她果然没有猜错。入宗三年,丁烈的性子早已被磨平,现在的他,完全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!

丁烈的耳边,久久回荡着那句话,‘你我无缘,就此别过吧……’

江寻月那漫不经心的样子,深深的烙印在丁烈的心头,将他所有的希望和尊严统统碾碎。

这一刻,丁烈竟是没有太多的悲伤,反而有些想笑。在进入天剑宗后,他连续一年为江寻月驱除寒毒,让她觉醒了七条灵脉,成为无上天才,而自己却被寒毒侵蚀,灵脉蛰伏,沦为废物。

然而现在,江寻月不仅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意,言语之中反而充满了嘲弄。

丁烈心中那抹仙女般的倩影,彻底破碎。

“既然如此,将血纹戒还给我。”丁烈伸出右手,冷静得有些可怕,眼底深处闪烁着一抹恨意。

那枚血纹戒,是母亲留下的,丁烈从小便放在身上。三年前,与江寻月许下诺言,他不惜将意义珍贵的血纹戒送给江寻月当信物,可知是有多看重这份情。

然而现在江寻月的举动,却将丁烈心中的那份情愫彻底摧毁!

“我已将之放在废墟,你自可去拿。”江寻月神情宁静,不急不缓道。

丁烈脸色一白,如遭五雷轰顶,身躯猛地摇晃了一下。

废墟,那是天剑宗扔垃圾的地方,所有没用的东西才会扔在那里。江寻月竟然将血纹戒扔在了废墟!

原来,人家早就将他弃之不顾,而自己却还傻乎乎的相信着什么狗屁诺言。

而在这时,人群中响起一阵喧哗。

众人都是抬头望去,一眼便看到天穹之上的那袭白衣俊男,单手负后,脚踩飞剑,潇洒自然。

“想不到柳师兄年纪轻轻,御剑术却修炼到如此境界,不愧是天剑宗这一代的执剑之人!”

人群中发出惊叹声,眼中满是羡慕。

执剑之人,意味着很有可能成为天剑宗的下一任宗主!要知道这柳长风年仅二十,实力已达先天之境。

从始至终,柳长风的目光都落在江寻月的身上。很显然,他出现在这里,乃是为了江寻月。

“柳师兄。”当柳长风出现时,江寻月嫣然一笑。

柳长风御剑而来,落在江寻月的身旁,轻轻拉着江寻月的玉手,柔声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看着眼前这一幕,丁烈拳头握得‘咯咯’作响,脸上爬上一丝丝狰狞!

到了现在,他已是彻底明白,这江寻月早就已经和柳长风勾搭在一起,今日的一切,本身便是一个莫大的笑话!

“走吧。”江寻月冷漠的扫视一眼,随后一脸温柔的对柳长风说道。

柳长风轻轻点头,单手掐诀,带着江寻月‘嗖’的一声就飞走了,连看都没有看丁烈一眼。

丁烈眼中闪烁着一道道寒芒,低沉道:“江寻月,老子定要教你后悔!”

“噗——”

就在丁烈愤怒之际,一道恐怖的指劲,从天而降,直接射穿丁烈胸膛,丁烈猛地一软,瘫倒在地。

“看来柳师兄,对丁烈很是不满啊……”

这一幕,所有的弟子都看到,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最终,所有弟子都离开龙门山广场,留下一个重伤的丁烈,在地上挣扎。

剧烈的疼痛,袭遍全身,丁烈艰难的挪到望月石旁,脸色苍白无比。

他的修为,直接被柳长风一指废掉,残留的指劲,疯狂的破坏着体内的经脉!

“江寻月,柳长风!”丁烈双眸中的恨意,几欲喷出火来。

当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两个名字之后,脑袋一歪,直接晕死过去。

轰隆隆……

没过多久,雷音滚滚,乌云密布。

咔嚓!

一道道闪电劈落而下,雷霆交织,犹如一头头狰狞雷蛟。

那闪耀的雷光之下,忽然出现一抹血色。

那一瞬间,整座龙门山似乎都被血色覆盖。

转眼,那抹血色收敛不见,而丁烈的左手食指之上,多了一枚血纹戒。

第二章 九转道经

轰!

狂雷滚过,黑云狂卷,一场瓢泼大雨,就此而下!

大雨冲刷在丁烈那消瘦的身子上,将那火焰熄灭,将那鲜血冲散,将这位十六岁少年冲的醒转过来。

丁烈缓缓睁开双眼,那本来明亮的眼眸中,满是黯淡、冰冷。

“呼……”

胸口剧烈起伏着,一缕缕鲜血从嘴角溢出。

“江寻月、柳长风……”

丁烈那坚毅的脸上,陡然浮现出一丝狰狞之色。

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,江寻月竟然早就和柳长风在一起。既然她早已背叛了他,那又为何迟迟不对他说?难不成就是为了让他帮忙驱除寒毒?

“江寻月,你好狠的心!”

想想自己这些年来,为了帮助江寻月驱除寒毒,日夜遭受那寒毒的侵蚀,却落得个这般下场。

丁烈啐了一口血水,眼神发狠,强撑着重伤之躯,朝着山下走去。

他心里很明白,以他现在的实力,别说报仇,就是在这天剑宗立足,都有些艰难。

由于之前帮助江寻月驱除寒毒,导致体内的诸多经脉受到影响,连自身觉醒的五条灵脉和先天之体,都陷入沉睡。这也是为什么丁烈浸润天剑宗三年,修为却一直停滞不前。

而且现在,柳长风的那一指,已经是让丁烈的修为,一丝不剩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就在丁烈刚走出龙门山广场的时候,突然瞥见自己左手食指上,有着一抹血色。他定睛一望,不正是娘亲留给他的那枚血纹戒吗?

江寻月明明说已经将血纹戒弃之废墟,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?

丁烈凝神望着手上的血纹戒,眼神疑惑。

“你终于来了……”

就在这时,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丁烈的脑海中响起,回荡不止,让人心生惊惧。

“你是谁?”丁烈警惕的问道。

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中,任谁都会警惕。

“你别管我是谁,你只需知道,我能帮你。”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丁烈眉头一皱,语气平静下来:“你能帮我什么。”

那声音没有第一时间回答,倒像是故意吊丁烈的胃口。

丁烈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眼睛虚眯,不耐烦道:“不说就滚!”

“咳……”

那低沉的声音陡然咳嗽了一下,似乎被丁烈给呛到。

也许是觉得时机差不多,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现在需要什么。”

丁烈抿了抿嘴唇,眼神中泛起一丝光芒,轻声道:“我需要实力,强大的实力。”

经过这件事,让丁烈对力量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,他渴求着自己能有实力,不为别的,而是让自己有尊严的活着,让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,而不需要别人来指指点点!

“我的全身经脉,几乎全部废掉,而灵脉也仅剩半条,若不是因为本身是先天之体,只怕早已死在那柳长风的一指之下。”

这种情况之下,丁烈并不觉得有崛起的希望。就算将经脉修复,但他还是一个废物,根本无法修炼。

半条灵脉,乃是废物中的废物。

因为每个人一生下来,最少都会觉醒一条灵脉。

“别说是经脉全废,就算是让你恢复先天之体又有何难?”那神秘人嗤笑一声,语气狂傲,充满不屑。

“当真?”

丁烈身躯忍不住一震,低声问道。语气之中,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之色。

在天剑宗的三年,让丁烈的性子收敛不少,也磨平棱角。

没有为江寻月驱除寒毒的时候,他的天赋乃是上佳,有时候难免有些飘飘然。只是在那之后,丁烈就完全变了一个人,变得沉默寡言,认真做事,一丝不苟。

因为他知道,自己已经没有了从前的天赋,只有凭借着努力来填充。

不过,修炼一途,讲究的便是体质、天赋。没有天赋的人,一辈子也只能在后天之境挣扎,只有真正的天才,才可迈入先天,开辟另一扇大门。

像之前的丁烈,便拥有着先天之体、五条灵脉,突破到先天之境,本来极为容易。奈何为江寻月梳理经脉,驱除寒毒,导致自身经脉受到影响,落下了病根。

现在听到有人可以他恢复先天之体,丁烈顿时心中燃起了希望的火焰。

“轻而易举。”

沙哑的声音,显得极为平静。

下一刻,丁烈只觉得脑子一涨,脑海中突然多了一部从来未曾见过的功法,其名《九转道经》。

当丁烈意识触碰《九转道经》的一瞬间,立马便被吸引住。

“九转道经,万古第一!”

《九转道经》的开头便注明了这一点,不得不说,很直观也很吸引人。

丁烈仔细往下看去,心中愈发惊骇。

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万物皆道,道法自然……”

“道经分九转,第一转:血气如焰、吐气如雷!”

在后面,便是记载的《九转道经》的修炼方法。不过,只能看到《九转道经》第一转的修炼法诀,后面八转,明明存在于脑海中,却无法看到。

当看完《九转道经》第一转之后,丁烈冰冷的心缓缓燃烧起来。

如果修炼这部功法,恢复先天之体轻而易举,甚至还可以让他的先天之体进化!

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功法可以提升体质的。

一般来说,人的体质都在生下来的时候就注定,每一种体质都有着各自的特性,修炼下去,便能将那些特性发挥到最强,这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。但是,从来没有人可以将自己的体质进化!

先天之体永远只能是先天之体,是绝对不可能进化成霸体的。

而霸体也永远是霸体,永远无法进化成皇体。然而这九转道经,每一转,都可以进化一次体质!

这是何等恐怖的功法,难怪敢称‘万古第一’!

“敢问前辈名讳?”

丁烈一脸肃然,强撑起身子,对着虚空一拜,声音铿锵有力。

今日之祸,若非有此人的相助,只怕他已经彻底沦为废人!

丁烈素来恩怨分明,虽然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何目的,但不可否认人家帮助了他。

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叫我血老就行,你也不用拜,我就在血纹戒中。”

这是一片未知的世界,天穹之上,布满血色,大地暗黑,一条条血河横空,透露出血腥无比的气息,让人闻之作呕。

这片世界的中央,血气粘稠,让人无法看清周围的一切。

有着一位干尸一般的血袍老人,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,仿佛经历了整个万古……

今日,这位干尸一般的老人睁开了双眼,浑浊的老眼中竟然是热泪盈眶,嘴里不停的嘀咕着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丁烈低头望向左手食指上的血纹戒,不由摩挲了一下,心中暗暗道:“血老,今日之恩,丁烈定然铭记在心!”

“小子,你还是快些修炼吧。报恩之事,以后再想。”血老的声音响起。

丁烈不由愕然,自己明明没有说出来,血老是怎么知道的?

这下子,血老在丁烈心中的形象,陡然高大起来。

“用《九转道经》炼化凝气丹,事半功倍。”

在丁烈愣神间,血老留下了这句话,便消失不见了。

丁烈可以感觉到,血老应该是将意识退回到血纹戒当中。

“血老?”

丁烈忍不住呼唤了一声。

果然,脑海中没有任何的回响,看来血老是真的退回血纹戒了。

丁烈重新坐回石凳上,将江寻月留下的那瓶凝气丹拿了出来。盯着这玉瓶,丁烈眼神有些恍惚。

“你我无缘,就此别过……”

好一个你我无缘!

丁烈眼神坚定,握住玉瓶的右手也忍不住紧了紧。

没有再犹豫,直接将玉瓶里面的三枚凝气丹倒出。

三枚洁白无瑕的丹药静静的躺在丁烈的手中,散发出一股股淡淡的清香。丁烈只是闻了一下,顿时觉得身上的疲惫都驱散不少。

“不愧是凝气丹!”

丁烈赞叹了一声,仰头直接将三枚凝气全部吞下!

如果这一幕被人瞧见,恐怕又得嘲讽丁烈没见识。凝气丹这种东西,必须要一枚一枚的吸收,而且必须要等第一枚吸收完毕之后,才能服用第二枚。

只有这样,才能将凝气丹的效果发挥到最佳。

凝气丹刚入腹,便化为一股股精纯的力量,冲向丁烈的四肢百骸!

丁烈赶忙屏气凝神,运起《九转道经》。很奇怪的是,明明第一次修炼《九转道经》,丁烈却没有任何的生疏感,反而极为流畅。

就这样,丁烈陷入到修炼当中。

飘忽在凉亭四周的一些天地灵气,都是有意识的朝着丁烈汇聚而去,沿着周身穴窍,钻入体内,淬炼肉身。

丁烈不知道的是,在龙门山广场之外,有着一群外门弟子等候已久,一直在等着他的出现。



作者:dnwx666 分类:seo 浏览:34 评论:0
留言列表
发表评论
来宾的头像